上帝靠得住吗 - johanzumimvon/Johan-zumimvon-Christianity GitHub Wiki

相关悖论

安息日是星期几?

安息日是所有一神教信徒都应该守的日子. 按照圣经旧约, 安息日是週五入夜到週六黄昏结束.

直到现在, 犹太教信徒(ユナ̲ヤ信者), 依然如此过安息日. 不仅如此, 早期基督教信徒也是以星期六为安息日.

但是, 自从天主教成为基督教的主要宗派之后, 安息日竟然变成的星期天, 教皇为了进一步地欺骗基督徒, 竟然将星期天称为【主日】(主復活的日子), 这也导致了后来基督教的出现了一些特殊教派, 只承认星期六而不承认星期天.

直到现在, 基督教派也没有在此问题上有任何共识.

如果上帝真的是万能的, 没有缺陷的, 为什么还会有这种现象发生?!

天堂悖论

对于一神教信徒, 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死后进入永恒的天堂.

但是, 如果你进行如下思惟, 你会发现即使一神教经典就算完全无误, 你进的天堂也有你不喜欢的东西.

为了便于论证, 将死后灵魂进入天堂或者天国或者极乐世界的宗教称为天堂教, 比如基督教伊斯兰教净土宗等等将天堂当成归宿的宗教; 将圣经古兰经阿弥陀经等等天堂教信徒读的经书称为天堂经.

假如有二位天堂教信徒, 他们二人都完全做到了天堂经的【爱人如己】【十分之一奉献】【守安息日】等等全部教导, 并且不论多么细微的教导都做到了. 如果有一个天堂教信徒极为憎恨粉红色, 哪怕是见到胡麻粒大小的粉红色都要撒腿逃跑; 另一个天堂教信徒恨不得自己家的墙壁、电器、家具等等都是粉红色的. 这两个人死后也都进入了天堂经所说的天堂, 那么, 上帝或者阿弥陀佛应该如何奖励这两个天堂教信徒?!

有基督徒喜欢狗狗, 家裡都是狗狗; 有基督徒厌恶狗狗, 只要看到狗狗挡道, 就费力绕过去. 并且这二个基督徒都完全做到了圣经中的任何教导, 不论巨细. 这二位基督徒身坏命终之后也都进入了天国, 请问, 万军之主上帝应该如何奖赏这二位基督徒?!

论题

我不批评任何人, 我只是极为同情中国家庭教会! 我希望诸位中国家庭教会信徒都能找到自己的人生出路!

按说, 福音传了二千年, 但我看到的依然是无数信教者, 遭受了数不胜数的逼迫、镇圧、圧迫等等暴戾之行, 尤其是红色对中国家庭教会的镇圧. 不知道中国家庭教会会不会也会怀疑: 如果上帝创造了我, 为什么偏偏还要纵容红色混蛋野郎迫害我?!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非拉铁非(フイラ匚ㇾフイア, Filadelfia)教会, 逍遥的总是老底嘉(ラウ台ケア, Laudicea)教会?! 这个万军之主耶厚瓦上帝真是太偏心了, 总是说话不算数! 这个上帝总是不兑现圣经中美丽的承诺! 难道我真的是业的拥有者, 业的继承者, 以业为起源, 以业为依止, 以业为归依处, 不论我造的是善业、恶业、中性业, 都将是其承受者?!

难道就像上座部佛教的达摩难陀(ナ̲̅ㇺマナㇴナ̲, dhamma nanda)尊者所言:

无明(アヰチャ゙ー)贪瞋痴是众生的上帝.

无明是众生的造物者.

士大夫评论

我又发现佛陀教导比基督信仰更加殊胜之处:

佛陀教导布施, 基督信仰没有教导布施, 基督信仰中的十分之一奉献法不但没有起到济贫的作用, 反而成了教会腐败的原因之一. 反而佛教没有这样的问题.

伊斯兰信仰有四十分之一奉献法, $\frac{1}{4}$ 倍於基督信仰, 虽然伊斯兰信仰也有许多类似于基督信仰之处, 但伊斯兰信仰在财政腐败上远远不如基督信仰严重. 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得到的更多, 就会更加贪婪不知足所致. 奈何取之盡錙銖, 用之如泥沙.

佛教禁止比丘挠腋窝取乐, 而其他宗教没有禁止神职人员挠腋窝.

这说明, 上座部佛教是彻底地祛除渴爱无明!

耶蘇宗 耶蘇宗 耶蘇宗

告中国家庭教会书

其实, 我是极为同情你们中国家庭教会的, 每当看到或者想到哪怕一个中国家庭教会信徒的各种各样的不幸, 我都会忧心忡忡, 甚至因此难过半天, 我最近不禁发问: 如果万军之主耶厚瓦(Jehovah, jehōva, ィエホーワ)真的如此冷漠, 那诸位中国家庭教会信徒要不要试一试上座部佛教, 现在是极其稀有的第九种状态: 律藏、经藏、论藏依然存在. 人生难得, 佛法难遇!

小百科 | 八难

生于地狱(ニラヤ)

生于畜生道(丌ラㇳチ̅ャ̅ーナ)

生于饿鬼道(ペータ)、阿修罗道(アスラ)

生于无想有情天、无色界

生于遥远的部落

生为一个持有定邪见(niyatamicchaditthi, ニヤタミチ̅ャ̅台亓)之人

生为残疾人并因此妨碍证果

生于没有佛陀出世的时期

这是我最後一次说アーメㇴ的时候了! 从此以后, 只有我研究圣经的时候, 才会遇到【アーメㇴ】. 上座部佛教有类似于アーメㇴ的字眼, 是sādhu, 音サー豆̅, 意思是感谢.

智慧人生, 品味捨得.

如果一件事就像永动机一样无法实现, 那么放弃也是一种智慧, 这就是!

不是损失, 而是得到了另一个更好更究竟的法!

上帝靠得住耶

有眼之人皆能见到疾病

上帝为何没能塑造好所造之人

如果他法力无边

为何他又很少伸出他祝福之手

为何他创造之人又都惨遭痛苦

为何他不给信道者施予快乐

为何欺骗, 谎言, 无知如此盛行

为何虚伪如此肆无忌惮, 真理与正义如此衰落.

数落你上帝之麻木不仁

创造了容纳错误的世界

上帝

你的存在, 支配一切众生的苦乐与善恶

那你的身心俱罪恶充盈

人类只能按其意志行事

所以, 按照你的思路, 众生是无罪的

真正的罪魁祸首那就是你

所谓的万物之主的制造者, 拥有者

这是真的吗

狂妄自大, 无知愚蠢, 恬不知耻的所谓上帝, 或者是梵天

老底嘉教会

伪善的老底嘉教会

世间的, 无常, 无我

小三灾

当人均寿命减少到十岁的时候, 女人五岁便出嫁结婚, 由于这个时候人的福报很弱, 贪瞋痴很重, 所以会暴发小三灾中的一种.

小三灾分为饑饉灾、刀兵灾、疫病灾.

饑饉灾是由于贪婪所致; 
刀兵灾是由于瞋恨所致; 
疫病灾是由于愚痴所致. 

饑饉灾会导致许多人贪婪成为饿鬼; 
刀兵灾会导致许多人瞋恨下地狱; 
疫病灾会导致许多人相互怜悯, 从而使人身坏命终之后成为天人. 

从现在起, 6300年後, 也就是公元8300年, 世界会进入刀兵之灾. 

士大夫评论

中国共产党真是个混蛋病身党(혼단병신당)旃陀罗(チャㇴナ̲ーラ)! 我受够了战狼粉红的无明瞋怒!

小三灾过后, 人们会相互反思自己的杀盗淫妄酒, 摒弃十恶, 修十善, 人的平均寿命会每百年增加1岁(概数).

大三灾

大三灾就是毁灭宇宙万物的自然灾害, 由于当时缺乏【熵】【热能】【黑洞】【引力波】等等科学概念, 所以佛陀以比喻的手法来形容坏劫的大三灾.

火灾, 来自於贪婪; 
水灾, 来自於瞋恨; 
风灾, 来自於愚痴无明. 

火灾, 亦即宇宙万物被过高的温度所毁灭; 
水灾, 亦即宇宙万物被黑洞所毁灭; 
风灾, 亦即宇宙万物被引力波所毁灭. 

大三灾发生时, 人们的人均寿命数不胜数, 人们普便行十善, 持世间正见, 修禅定, 死後进入色界天.

宇宙万物被火灾所毁

由于远处恒星发出的光和热不断地到达这里, 按照E=mc², 彼时会有百亿光年, 千亿光年, 万亿光年, 亿亿光年, 乃至阿僧祇光年的恒星的光能照射到行星与恒星上, 导致行星的温度等效于2个太阳, 3个太阳, 4个太阳, 5个太阳, 6个太阳, 7个太阳.

坏劫来临时, 先是丰沛的降雨, 使得稻子等等农作物长到连牛等等畜生都能吃饱的地步, 之后降雨彻底消失;

等效於2个太阳时, 类地行星小河消失;

等效於3个太阳时, 类地行星大河消失;

等效於4个太阳时, 类地行星冰川融化;

等效於5个太阳时, 类地行星海洋消失;

等效於6个太阳时, 类地行星如同现今的金星一样酷热;

等效於7个甚至更多太阳时, 宇宙进入等离子态, 原子因为超高温电离先被毁灭, 之后原子核被伽马射线毁灭; 之后质子、中子、电子被毁灭, 变成夸克汤, 之后夸克、胶子、光子等等基本粒子也被毁灭, 最后则是构成宇宙万物的色聚被毁灭, 整个欲界以及色界的下层被毁灭, 只要哪怕有一个基本粒子存在, 劫灭的大火就不会停止, 直到一切色法彻底消失, 劫灭的大火才会渐渐消失.

宇宙万物被水灾所毁

七次火灾之后, 宇宙万物被水灾(对黑洞的比喻)毁灭.

水灾(黑洞灾)来的时候, 也是先是丰沛的降雨, 使得稻子等等农作物长到连牛等等畜生都能吃饱的地步, 之后降雨彻底消失;

等效於2个太阳时, 这个时候黑洞开始不断兼并宇宙中的光子、氢原子、氦原子、碳原子、一氧化碳等等小的粒子, 之后黑洞越来越大, 大到可以兼并沙子、石子、石头、楼房、大山、卫星、行星、恒星, 之后, 这样黑洞也相互兼并, 于是整个欲界被黑洞彻底毁灭.

黑洞之所以可以毁掉宇宙万物, 是因为对于黑洞,其有

$\mathrm{r=\frac{2kM}{c^{2}}}$

$\mathrm{\rho=\frac{M}{V}=\frac{3M}{4\pi r^{3}}=\frac{3c^{6}}{32\pi k^{3}M^{2}}=KM^{-2}}$

可以看到, 黑洞的密度平方反比与黑洞的质量. 对于目前已知的最大黑洞, 也就是イラㇲ黑洞, 其半径超过了太阳系大小, 但其密度就像空气一样.

所以劫灭的时候, 随着黑洞半径的疯狂扩张, 黑洞可以毁灭宇宙万物.

宇宙万物被风灾所毁

经过56次火灾和7次黑洞灾之后, 宇宙万物被引力波引起的振动(摇晃)所毁灭.

风灾来的时候, 也是先是丰沛的降雨, 使得稻子等等农作物长到连牛等等畜生都能吃饱的地步, 之后降雨彻底消失;

等效於2个太阳时, 宇宙的黑洞开始不断兼并宇宙中的光子、氢原子、氦原子、碳原子、一氧化碳等等小的粒子, 之后黑洞越来越大, 大到可以兼并沙子、石子、石头、楼房、大山、卫星、行星、恒星, 但是这个过程由于比水灾发生时来的比较曲折, 所以黑洞在这个过程放出了大量的引力波, 这些引力波越来越强大, 开始撼动粒子、沙子、石子、石头、楼房、大山、卫星、行星、恒星, 使得宇宙万物相互撞击, 撞击过程又产生了更多引力波, 从而互相增效, 直到全部色法全部器世界皆被引力波所毁灭. 整个过程就好像冲击波、次声波、噪声、地震波、海啸波等等机械波对物体的破坏一样. 只不过机械波不能在真空中传播; 引力波可以在真空中传播.

感想

世间的小三灾与大三灾不禁让我想到了四念处

观身不净 
观受是苦 
诸行无常 
诸法无我 

诸比丘(ビ̅ㇰク̅),什么是色呢?诸比库,变坏故,称为色。因什么变坏?因冷变坏,因热变坏,因饥变坏,因渴变坏,因风吹、日晒、爬虫而变坏。诸比丘,变坏故,称为色。

イロハ

イロハニホヘト

花之色彩与芬芳

チリヌルヲ

终将散尽矣

ワカヨタレソ

吾等孰人於斯世

ツネナラム

皆无以常驻

ウヰノオクヤマ

有为世间之深山

ケフコエテ

今朝辄逾之

アサキユメミシ

不復肤浅之梦兮

ヱヒモセス

亦不復沉醉

अनिच्चा वत संखारा उप्पादवय धम्मिनो उप्पज्जितवा निरुज्झन्ति तेसं वुपसमो सुखो ॥

Aniccā vata saṅkhārā uppādavayadhammino 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 sukho.

アニㇳチャー ワタ サン゚カ̅ーラ゚ー ウㇷ゚パーナ̲ワヤナ̲̅ㇺミノー ウㇷ゚パㇳヂㇳワー ニル゚ㇳチ̅ャ̅ㇴ丌 テーサㇺ ウーパサモー スコ̅ー.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

パチェーカ觉者 | 辟支佛

剎利生為最,   能集諸種姓,    明行成具足,   天人中為最.

有情都是业(カㇺマ)的拥有者, 都是业的继承者, 以业为起源, 以业为依止, 以业为归依处, 不论所造的是善或恶之业, 都将是其承受者.

即使是人与天人的导师佛陀, 由于在过去还是菩萨的时候, 造下了恶业, 所以即使现今有能力断十结使, 教导弟子如此, 但也逃不了如影随身的恶业, 尤其是可怕的後後受业! 比如苦行长达六年、遭受少女チㇴチャマーナヰカー诽谤、遭受スㇴナ̲リ゚ー诬陷、吃了90天马麦、遭受匚ワナ̲タ(提婆达多)恶意出佛身血、遭受大象攻击、自己的出身民族サㇰヤ族被灭族、晚年背痛、晚年痢疾(台ャレア, 病理性腹泻). 让我不禁想到: 假使无始劫, 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逢时, 果报还自受. 圣者畏因, 凡夫畏果.

长阿含經的记载(虽然不如上座部佛教严谨)

佛告比丘:「有四事長久,無量無限,不可以日月歲數而稱計也。云何為四?一者世間災漸起,壞此世時,中間長久,無量無限,不可以日月歲數而稱計也。二者此世間壞已,中間空曠,無有世間,長久逈遠,不可以日月歲數而稱計也。三者天地初起,向欲成時,中間長久,不可以日月歲數而稱計也。四者天地成已,久住不壞,不可以日月歲數而稱計也。是為四事長久,無量無限,不可以日月歲數而計量也。」

佛告比丘:「世有三災。云何為三?一者火災,二者水災,三者風災。有三災上際。云何為三?一者光音天,二者遍淨天,三者果實天。若火災起時,至光音天,光音天為際。若水災起時,至遍淨天,遍淨天為際。若風災起時,至果實天,果實天為際。云何為火災?火災始欲起時,此世間人皆行正法,正見不倒,修十善行,行此法時,有人得第二禪者,即踊身上昇於虛空中,住聖人道、天道、梵道,高聲唱言:『諸賢!當知無覺、無觀第二禪樂,第二禪樂。』時,世間人聞此聲已,仰語彼言:『善哉!善哉!唯願為我說無覺、無觀第二禪道。』時,空中人聞其語已,即為說無覺、無觀第二禪道。此世間人聞彼說已,即修無覺無觀第二禪道,身壞命終,生光音天。

「是時,地獄眾生罪畢命終,來生人間,復修無覺、無觀第二禪,身壞命終,生光音天;畜生、餓鬼、阿須倫、四天王、忉利天、炎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梵天眾生命終,來生人間,修無覺、無觀第二禪,身壞命終,生光音天。由此因緣地獄道盡,畜生、餓鬼、阿須倫乃至梵天皆盡。當於爾時,先地獄盡,然後畜生盡;畜生盡已,餓鬼盡;餓鬼盡已,阿須倫盡;阿須倫盡已,四天王盡;四天王盡已,忉利天王盡;忉利天王盡已,炎摩天盡;炎摩天盡已,兜率天盡;兜率天盡已,化自在天盡;化自在天盡已,他化自在天盡;他化自在天盡已,梵天盡;梵天盡已,然後人盡,無有遺餘。人盡無餘已,此世敗壞,乃成為災,其後天不降雨,百穀草木自然枯死。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有為諸法,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吹大海水,海水深八萬四千由旬,吹使兩披,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去地四萬二千由旬,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二日出。二日出已,令此世間所有小河、汱澮、渠流皆悉乾竭。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海水深八萬四千由旬,吹使兩披,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去地四萬二千由旬,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三日出。三日出已,此諸大水,恒河、耶婆那河、婆羅河、阿夷羅婆提河、阿摩怯河、辛陀河、故舍河皆悉乾竭,無有遺餘。

「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海水深八萬四千由旬,吹使兩披,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四日出。四日出已,此諸世間所有泉源、淵池,善見大池、阿耨大池、四方陀延池、優鉢羅池、拘物頭池、分陀利池、離池,縱廣五十由旬皆盡乾竭。

「以是故知,一切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吹大海水,使令兩披,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五日出。五日出已,大海水稍減百由旬,至七百由旬。以是可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是時,大海稍盡,餘有七百由旬、六百由旬、五百由旬、四百由旬乃至百由旬在。以是可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時,大海水稍稍減盡,至七由旬、六由旬、五由旬,乃至一由旬在。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海水稍盡,至七多羅樹、六多羅樹,乃至一多羅樹。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海水轉淺,七人、六人、五人、四人、三人、二人、一人,至腰、至膝,至于𨄔、踝。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海水猶如春雨後,亦如牛跡中水,遂至涸盡,不漬人指。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吹海底沙,深八萬四千由旬,令著兩岸飃,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六日出。六日出已,其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諸山、大山、須彌山王皆烟起燋燃,猶如陶家初然陶時,六日出時亦復如是。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久久,有大黑風暴起,吹海底沙,八萬四千由旬,令著兩岸飄,取日宮殿,置於須彌山半,安日道中,緣此世間有七日出。七日出已,此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諸山、大山、須彌山王皆悉洞然,猶如陶家然竈焰起,七日出時亦復如是。

佛告比丘:「以此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此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諸山、須彌山皆悉洞然;一時,四天王宮、忉利天宮、炎摩天宮、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梵天宮亦皆洞然。

佛告比丘:「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法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此四天下,乃至梵天火洞然已,風吹火焰至光音天,其彼初生天子見此火焰,皆生怖畏言:『咄!此何物?』先生諸天語後生天言:『勿怖畏也,彼火曾來,齊此而止。』以念前火光,故名光念天。此四天下,乃至梵天火洞然已,須彌山王漸漸頹落,百由旬、二百由旬,至七百由旬。

佛告比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此四天下乃至梵天火洞然已,其後大地及須彌山盡無灰燼。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此大地火燒盡已,地下水盡,水下風盡。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變易朽壞,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佛告比丘:「火災起時,天不復雨,百穀草木自然枯死。誰當信者?獨有見者,自當知耶?如是乃至地下水盡,水下風盡。誰當信者?獨有見者,自當知耶?是為火災。

「云何火劫還復?其後久久,有大黑雲在虛空中,至光音天,周遍降雨,渧如車輪,如是無數百千歲雨,其水漸長,高無數百千由旬,乃至光音天。」

「時,有四大風起,持此水住。何等為四?一名住風,二名持風,三名不動,四名堅固。其後此水稍減百千由旬,無數百千萬由旬,其水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於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七寶校飾,由此因緣有梵迦夷天宮。其水轉減至無數百千萬由旬,其水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波離水,在於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七寶校飾,由此因緣有他化自在天宮。

「其水轉減至無數千萬由旬,其水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虛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七寶校飾,由此因緣有化自在天宮。其水轉減至無數百千由旬,有僧伽風,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虛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七寶校飾,由此因緣有兜率天宮。其水轉減至無數百千由旬,有僧伽風,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虛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由此因緣有炎摩天宮。其水轉減至無數百千由旬,水上有沫,深六十萬八千由旬,其邊無際,譬如此間,穴泉流水,水上有沫,彼亦如是。

「以何因緣有須彌山?有亂風起,吹此水沫造須彌山,高六十萬八千由旬,縱廣八萬四千由旬,四寶所成,金、銀、水精、琉璃。以何因緣有四阿須倫宮殿?其後亂風吹大海水吹大水沫,於須彌山四面起大宮殿,縱廣各八萬由旬,自然變成七寶宮殿。復何因緣有四天王宮殿?其後亂風吹大海水沫,於須彌山半四萬二千由旬,自然變成七寶宮殿,以是故名為四天王宮殿。以何因緣有忉利天宮殿?其後亂風吹大水沫,於須彌山上自然變成七寶宮殿。

「復以何緣有伽陀羅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須彌山不遠,自然化成寶山,下根入地四萬二千由旬,縱廣四萬二千由旬,其邊無際,雜色間廁,七寶所成,以是緣故有伽陀羅山。復以何緣有伊沙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伽陀羅山不遠,自然變成伊沙山,高二萬一千由旬,縱廣二萬一千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緣故有伊沙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伊沙山不遠,自然變成樹辰陀羅山,高萬二千由旬,縱廣萬二千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因緣有樹辰陀羅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樹辰陀羅山不遠,自然變成阿般泥樓山,高六千由旬,縱廣六千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緣故有阿般尼樓山。

「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阿般尼樓山不遠,自然變成彌隣陀羅山,高三千由旬,縱廣三千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因緣有尼隣陀羅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尼隣陀羅山不遠,自然變成比尼陀山,高千二百由旬,縱廣千二百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緣故有比尼陀山。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去比尼陀山不遠,自然變成金剛輪山,高三百由旬,縱廣三百由旬,其邊無際,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是因緣有金剛輪山。

「何故有月、有七日宮殿?其後亂風吹大水沫,自然變成一月宮殿、七日宮殿,雜色參間,七寶所成,為黑風所吹還到本處,以是因緣有日、月宮殿。

「其後亂風吹大水沫,自然變成四天下及八萬天下,以是因緣有四天下及八萬天下。其後亂風吹大水沫,在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自然變成大金剛輪山,高十六萬八千由旬,縱廣十六萬八千由旬,其邊無限,金剛堅固,不可毀壞,以是因緣有大金剛輪山。其後久久,有自然雲遍滿空中,周遍大雨,渧如車輪,其水彌漫,沒四天下,與須彌山等,其後亂風吹地為大坑,澗水盡入中,因此為海,以是因緣有四大海水。海水鹹苦有三因緣。何等為三?一者有自然雲遍滿虛空,至光音天,周遍降雨,洗濯天宮,滌蕩天下,從梵迦夷天宮、他化自在天宮,下至炎摩天宮、四天下、八萬天下、諸山、大山、須彌山王皆洗濯滌蕩,其中諸處有穢惡鹹苦諸不淨汁,下流入海,合為一味,故海水鹹。二者昔有大仙人禁呪海水,長使鹹苦,人不得飲,是故鹹苦。三者彼大海水雜眾生居,其身長大,或百由旬、二百由旬,至七百由旬,呼哈吐納,大小便中,故海水鹹。是為火災。」

佛告比丘:「云何為水災?水災起時,此世間人皆奉正法,正見,不邪見,修十善業,修善行已。時,有人得無喜第三禪者,踊身上昇於虛空中,住聖人道、天道、梵道,高聲唱言:『諸賢!當知無喜第三禪樂,無喜第三禪樂。』時,世間人聞此聲已,仰語彼言:『善哉!善哉!願為我說是無喜第三禪道。』時,空中人聞此語已,即為演說無喜第三禪道,此世間人聞其說已,即修第三禪道,身壞命終,生遍淨天。

「爾時,地獄眾生罪畢命終,來生人間,復修第三禪道,身壞命終,生遍淨天;畜生、餓鬼、阿須輪、四天王、忉利天、炎摩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梵天、光音天眾生命終,來生人間,修第三禪道,身壞命終,生遍淨天。由此因緣,地獄道盡,畜生、餓鬼、阿須倫、四天王,乃至光音天趣皆盡。當於爾時,先地獄盡,然後畜生盡;畜生盡已,餓鬼盡;餓鬼盡已,阿須倫盡;阿須倫盡已,四天王盡;四天王盡已,忉利天盡;忉利天盡已,炎摩天盡;炎摩天盡已,兜率天盡;兜率天盡已,化自在天盡;化自在天盡已,他化自在天盡;他化自在天盡已,梵天盡;梵天盡已,光音天盡;光音天盡已,然後人盡無餘。人盡無餘已,此世間敗壞,乃成為災。

其後久久,有大黑雲暴起,上至遍淨天,周遍大雨,純雨熱水,其水沸湧,煎熬天上,諸天宮殿皆悉消盡,無有遺餘。猶如酥油置於火中,煎熬消盡,無有遺餘,光音天宮亦復如是。以此可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有為諸法,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其後此雨復浸梵迦夷天宮,煎熬消盡,無有遺餘。猶如酥油置於火中,無有遺餘,梵迦夷宮亦復如是。其後此雨復浸他化自在天、化自在天、兜率天、炎摩天宮,煎熬消盡,無有遺餘。猶如酥油置於火中,無有遺餘,彼諸天宮亦復如是。其後此雨復浸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諸山、大山、須彌山王,煎熬消盡,無有遺餘。猶如酥油置於火中,煎熬消盡,無有遺餘,彼亦如是。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此水煎熬大地,盡無餘已,地下水盡,水下風盡。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佛告比丘:「遍淨天宮煎熬消盡。誰當信者?獨有見者,乃能知耳。梵迦夷宮煎熬消盡,乃至地下水盡,水下風盡。誰當信者?獨有見者,乃當知耳。是為水災。

「云何水災還復?其後久久,有大黑雲充滿虛空,至遍淨天,周遍降雨,渧如車輪,如是無數百千萬歲,其水漸長,至遍淨天。有四大風,持此水住。何等為四?一名住風,二名持風,三名不動,四名堅固。其後此水稍減無數百千由旬,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虛空中,自然變成光音天宮,七寶校飾,由此因緣有光音天宮。其水轉減無數百千由旬,彼僧伽風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虛空中,自然變成梵迦夷天宮,七寶校飾;如是乃至海水一味鹹苦,亦如火災復時。是為水災。」

佛告比丘:「云何為風災?風災起時,此世間人皆奉正法,正見,不邪見,修十善業,修善行時,時,有人得清淨護念第四禪,於虛空中住聖人道、天道、梵道,高聲唱言:『諸賢!護念清淨第四禪樂,護念清淨第四禪樂。』時,此世人聞其聲已,仰語彼言:『善哉!善哉!願為我說護念清淨第四禪道。』時,空中人聞此語已,即為說第四禪道,此世間人聞其說已,即修第四禪道,身壞命終,生果實天。

「爾時,地獄眾生罪畢命終,來生人間,復修第四禪,身壞命終,生果實天;畜生、餓鬼、阿須倫、四天王乃至遍淨天眾生命終,來生人間,修第四禪,身壞命終,生果實天。由此因緣,地獄道盡,畜生、餓鬼、阿須倫、四天王,乃至遍淨天趣皆盡。爾時,地獄先盡,然後畜生盡;畜生盡已,餓鬼盡;餓鬼盡已,阿須倫盡;阿須倫盡已,四天王盡;四天王盡已,如是展轉至遍淨天盡;遍淨天盡已,然後人盡無餘。人盡無餘已,此世間敗壞,乃成為災。其後久久,有大風起,名曰大僧伽,乃至果實天,其風四布,吹遍淨天宮、光音天宮,使宮宮相拍,碎若粉塵。猶如力士執二銅杵,杵杵相拍,碎盡無餘,二宮相拍亦復如是。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其後此風吹梵迦夷天宮、他化自在天宮,宮宮相拍,碎如粉塵,無有遺餘。猶如力士執二銅杵,杵杵相拍,碎盡無餘,二宮相拍亦復如是。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此風吹化自在天宮、兜率天宮、炎摩天宮,宮宮相拍,碎若粉塵,無有遺餘。猶如力士執二銅杵,杵杵相拍,碎盡無餘,彼宮如是碎盡無餘。以是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其後此風吹四天下及八萬天下諸山、大山、須彌山王置於虛空,高百千由旬,山山相拍,碎若粉塵。猶如力士手執輕糠散於空中,彼四天下、須彌諸山碎盡分散,亦復如是。以是可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其後風吹大地盡,地下水盡,水下風盡。是故當知,一切行無常,為變易法,不可恃怙,凡諸有為甚可厭患,當求度世解脫之道。

佛告比丘:「遍淨天宮、光音天宮,宮宮相拍,碎若粉塵。誰當信者?獨有見者,乃能知耳。如是乃至地下水盡,水下風盡。誰能信者?獨有見者,乃能信耳。是為風災。

「云何風災還復?其後久久,有大黑雲周遍虛空,至果實天,而降大雨,渧如車輪,霖雨無數百千萬歲,其水漸長,至果實天。時,有四風持此水住。何等為四?一名住風,二名持風,三名不動,四名堅固。其後此水漸漸稍減無數百千由旬,其水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於空中自然變成遍淨天宮,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以此因緣有遍淨天宮。其水轉減無數百千由旬,彼僧伽風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於空中自然變成光音天宮,雜色參間,七寶所成;乃至海水一味鹹苦,亦如火災復時。是為風災。是為三災,是為三復。」

āgama

長阿含具足,歸命一切智,一切眾安樂,眾生處無為,我亦在其例。